V133大结局5

    沈逸弦这才反应过来,她并不是在赶自己走,甚至是在关心自己。

    “还没有来得及。”

    “那一起吧。”

    两个人难得有这样温馨的时刻,对立面坐着,刀叉和餐盘碰触的声音都显得愉悦了起来。

    那一天,两个人都没有再提起以前或者以后,只是单纯地一起吃饭,看电影,或者是逛了一会儿街。

    沈逸弦给顾千寻买了很多东西,衣服,鞋子很多,顾千寻看着那些堆在自己面前的东西,突然之间鼻子有些酸。

    “沈逸弦,谢谢你。”

    顾千寻没有留下沈逸弦,沈逸弦也知道自己还不够努力。

    从此以后,沈逸弦总算是可以在顾千寻的面前露脸了。

    只是依旧还像是一个透明人一般,偶尔顾千寻会问沈逸弦的意见。

    “阿弦,你说……”

    话音刚刚出口就意识到了不对,“沈总,你觉得孩子们会喜欢这些么?”

    顾千寻出来采购年货,她想给孩子们一个快乐的夜晚。

    “嗯。”

    沈逸弦那一句,“其实我更喜欢你叫我阿弦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

    年夜饭的时候,顾千寻和那些老师们做了很多菜摆在了桌子上,小小的院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顾准来的时候,正好要开饭。

    “哟,顾先生,你来的还真巧呢。只是啊,你要是再不来的话,估计千寻就要被人抢走了呢。”

    其中有老师在打趣道,

    顾准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来,“唉……谁让我们千寻这么受欢迎呢。”

    顾千寻笑了笑,“不许贫嘴,今晚大家一定要将这些东西全部都解决完哈。”

    因为顾千寻怀孕的缘故,桌子上的菜色都是以清淡为主。

    “千寻,我有话和你说。”

    顾准拉住了顾千寻。

    顾千寻看着顾准,“你是想说沈逸弦么?“

    “你已经知道了么?”

    顾准有些吃惊,他以为沈逸弦会悄悄地出现。

    “嗯,我看见他了。顾准,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

    顾千寻依旧还没有完全放下心中的坎。

    “我明白的,只是这个时候,我们可不可以将他叫进来呢?”

    顾千寻往窗子外看了一眼,那辆自己已经熟悉的车子还是停在院子外面,灯光将车子里的人影晃动着,看得不太真切。

    眼睛里的泪光迷蒙了眼睛。

    顾千寻对着顾准说道,“那你们先吃吧,我下去一趟。”

    沈逸弦搓了搓手,这个车子毕竟不是自己的迈巴,车子里的保暖系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虽然空调开到了最大,但是依旧有些冷。

    “沈逸弦。”

    外面有人在敲窗户,沈逸弦摇下车窗就看见了顾千寻关切的脸。

    “千寻,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冷,你先进去吧。”

    沈逸弦有些焦急。

    深情恳切,似乎这外面真的十分冷一般,打开了车门,走到了顾千寻的身边。

    “你跟我一起进去吧,今天晚上年夜饭,我希望你可以跟孩子在一起。”

    顾千寻轻声地说出来。

    突然之间空中开始飘起了雪花来,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一瓣雪花刚好落在了顾千寻的鼻尖上,却又慢慢地消失了去。

    沈逸弦站在那里,整个人都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顾千寻是在叫自己进去吃年夜饭,而且是说和孩子一起。

    心中的情绪难以自抑。

    伸出手去想要抱一下顾千寻,却又蓦然间停顿在了空中。

    顾千寻抓起了沈逸弦的手,抚摸上了自己的小腹。

    “你听,孩子在叫你。”

    顾准站在楼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笑了笑,有悲伤也有欣喜。

    时间过得很快,沈逸弦和顾千寻两个人之间也越来越有默契。

    沈逸弦索性将自己的办公室搬到了顾千寻这里,美其名曰是为了照顾顾千寻,其实就是为了可以时时刻刻看见这个女人。

    日子就这样波澜无惊地过着。

    沈逸弦偶尔会和顾千寻两个人出去散步,他搂着她的腰,手却抚摸上了顾千寻的腰。

    “千寻,你说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叫什么名字好呢?”

    每一次他都会问顾千寻这个问题,但是每一个提出来的名字都会被两个人否决掉。

    慢慢地很多事情就这样被遗忘了。

    顾千寻越来越相信,所有受过的伤害都会被爱情治愈这句话。

    “千寻,你看……”

    初夏到了,院子里的栀子花已经开满了整个院子,顾千寻被沈逸弦扶着,走近了那些花朵。

    顾千寻轻轻地坐在了椅子上,沈逸弦就站在顾千寻的旁边。

    当真是印证了那一句话,人比花娇。

    “千寻,你真漂亮。”

    他低下头在顾千寻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上了一个吻,而此时从旁边走过来一对小情侣。

    看样子应该是在争吵。

    男生使劲地拽着女生不让女生走,而女生转身看着男生,怒喝了一声,“那你说,你和那个女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了,我们两个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普通朋友?哼……”

    女生怒瞪着男生,“只是普通朋友还要牵手么?而且我还看见你们两个一起逛街了。”

    语气有些酸,更多的是悲伤。

    男生突然使劲地抱住了女生,“那一次是她说她和男朋友吵架了,所以……”

    女生使劲挣扎,岂料男生就是不放开。

    到最后,女生在男生的怀里哭泣了起来。

    两个人最终还是携手离开了。

    沈逸弦看着这样子的两个人,嘴角轻扯露出了一个微笑。

    “千寻,你说当初要是我这样子抱着你,不让你离开的话,你会不会跌倒在我的怀中哭泣呢?”

    顾千寻只是笑,却不回答。

    沈逸弦自然知道不会,她是顾千寻,她是任何一个人都比拟不了的顾千寻。

    “千寻,你知道么?我很爱你。”

    有风吹起来,将栀子花的香味儿送了很远。

    “快,快,阿弦,我觉得我要生了。”

    顾千寻努力地拽着被子,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千寻。”

    沈逸弦抱着顾千寻的手松动了一下,急忙从*上爬了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沈逸弦一爬上顾千寻的*就会被顾千寻一脚踢下去,而到了后来,沈逸弦已经学会了乖巧,每天只是在顾千寻的*前守着,而顾千寻慢慢地就默许了他的行动。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只是轻轻地相拥在了一起。

    而慢慢的,他开始紧紧地抱着她一起入眠。

    手轻轻地抚摸在她的腹部,那里有两个人共同孕育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成长。

    “千寻,你坚持住,我马上叫医生。”

    沈逸弦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医生在这个地方住了下来,原本沈逸弦是打算将顾千寻接回那边儿的,可是顾千寻却一直不同意,她说她喜欢这个地方。

    这样一来,沈逸弦只得将孤儿院旁边的一栋别墅买了下来。

    “医生,快!”

    被从被窝里叫出来的医生,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一阵惊慌。

    “千寻要生了。”

    一下子,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

    h市第一人民医院。

    顾千寻最终还是被送进了医院来,原来那些人得到的一致结果就是可能有危险,必须送进医院。

    那一刻,沈逸弦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想法,只觉得所有的信念都快要崩塌了。

    什么叫做可能有危险?

    顾千寻被推进了手术室里。

    沈逸弦就这样抱着头坐在了手术室外,想起自己当初用受伤的方法逼迫顾千寻不要离开自己的时候,他才了解到顾千寻当时是有多么难过。

    另外一个人躺在里面生死未卜,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

    除了祈祷,甚至不能陪在他的身边。

    这种惊惶和绝望,他并不想体验,也不想让顾千寻再体验了。

    听见消息的顾准也连夜赶过来了。

    “怎么样了?“

    “还没有消息。”

    沈逸弦的话音刚刚落下,手术室里传来了顾千寻的一声惊呼。

    “快,准备,产妇的羊水破了,很危险。”

    白大褂的医生在来回的逡巡着,沈逸弦站在门口,手足无措。

    “用力,顾小姐,请你用力,你的羊水已经破裂了,现在若是不能将孩子顺利生产下来,孩子就可能很危险。”

    顾千寻本就已经疲累的身子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瞬间来了精神。

    是的,她喜欢这样的生活。

    有孩子,有他,还有自己。

    一家人平静安乐地生活着,没有纷扰,没有争吵,没有所谓的争*,自己一个人也活得很好。

    “千寻,千寻,求求你,求求你,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请问谁是产妇的家属?”

    沈逸弦的心陡然间落在了谷底。

    “怎么了?医生,到底怎么了?”

    沈逸弦有些慌乱了,他真的很害怕从里面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产妇的情况现在有些危险,但是放心,没有生命方面的危险。请你换好套装,跟我一起进来。”

    原来医生决定叫上产妇的家属一起,这样产妇可能会更加有动力。

    沈逸弦走进手术室的时候,顾千寻的身子已经全部都打湿了,整个人无力地躺在了病*上。

    “快,用力。”

    医生一边在催促着,顾千寻的手死死地拽住了病*上的栏杆。

    “啊……”

    而沈逸弦上前,直接捏住了顾千寻的手。

    “千寻,别怕,我在这儿呢。”

    指甲嵌进了沈逸弦的掌心里,他却浑然未觉。

    疼痛,随着顾千寻的身体进入了沈逸弦的身体里。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这个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自己。

    “啊,快,孩子的脑袋出来了。”

    顾千寻微微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沈逸弦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他的所有关注和深情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一刻,顾千寻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世界。

    “哇……”

    一声清亮的啼哭将沈逸弦的心思拉了回来。

    他却顾不得孩子,低下头在顾千寻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上了一个吻。

    “辛苦你了,老婆。”

    一声老婆让顾千寻却染红了脸颊,整个身子像是轻了不少,身体里陡然少了一样东西,她叫了一声,“给我看看孩子。”

    皱巴巴的小东西还没有睁开眼睛,小手也没有张开,嘴巴倒是嘟了嘟地吐了个泡泡。

    似乎感觉到了自己母亲的眼神,朝着他们扬了扬手。

    下一瞬间又动了动脚。

    “好可爱啊。”

    顾千寻轻呼了一声。转身看着沈逸弦,沈逸弦的脸色有些不对。

    “怎么了?阿弦。”

    “老婆,我想,要是没有他的话,你就不用遭这么多的罪了。”

    顾千寻无声地笑了笑。

    以后的日子里,沈逸弦和小家伙两个人之间似乎陷入了一种诡异的争斗之中。

    而顾千寻只有看着的份儿。

    “阿弦,快,孩子在哭了。可能是需要换尿不湿了。”

    沈逸弦从厨房里走出来,身上还戴着围裙,这一幕若是落入了那些记者的眼里,明天绝对是爆炸性的大新闻。

    只见他走到了小家伙的身边,抬起了小家伙的屁股,在他的屁股上轻轻一拍。

    “哼……不听话的家伙。”

    岂料小家伙似乎知道这个人不是妈妈,还不曾撒完的尿瞬间就射出来,弄了沈逸弦一身。

    沈逸弦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和小家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起来。

    “喂,你在跟我示威么?”

    沈逸弦刚刚说完,就惹得顾千寻笑了笑。

    因为还在坐月子,顾千寻只能够躺在*上,加上沈逸弦说那一天她流了很多血,所以坚决不允许她做任何事情。

    “好了,阿弦,孩子还小,他根本就不知道。”

    沈逸弦急忙跑到了顾千寻的身边,将自己的脸颊凑了上去。

    “那要老婆亲一个才算。”

    顾千寻笑了笑,越发觉得沈逸弦像是一个孩子了,而且还是一个在和自己儿子争*的孩子。

    “么……”

    在沈逸弦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大大的吻,沈逸弦这才心满意足地去给小家伙换了*单之类的东西。

    “听见了?这个是我老婆,你以为你是我儿子就可以和我争*了么?”

    这句话,顾千寻每天都能够听见。

    她知道其实沈逸弦很爱这个孩子,只是觉得那一天自己为了他受了那么多的苦,所以心中一直有个疙瘩。

    只是顾千寻却十分喜欢这样的沈逸弦,让她觉得很温暖,也很快乐。

    其实所谓的幸福,就是平淡,而在平淡的同时,有那个一个人愿意和你甘于平淡。

    沈逸弦和顾千寻过上了简简单单地幸福生活,偶尔两个人会携手去买菜,偶尔两个人会一起出去寻找浪漫。

    可是每一次在中途的时候都不会少了一个烦人的小家伙。

    “呃,快,该回去了。”

    顾千寻看了看手表,“孩子该饿了。”

    “有保姆呢,老婆,你就再陪我一会儿嘛。人家最近好不容易才有时间的。”

    沈逸弦又使出了自己撒娇的绝招,却只见顾千寻笑了笑,“阿弦,我们下次还有时间的,宝宝应该饿了。我不太放心保姆,走吧,回去吧。”

    而又在起身的那一刻,撞了一个人。

    “顾小姐,沈先生?”

    这个人赫然是helen。

    顾千寻愣住了,这么久以来,她也没有和苏沐笙联系,看到helen就想到了自己走得时候还躺在病*上的苏沐笙。

    “helen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呢?”

    helen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画板,“最近我在环游。”

    笑得十分的开心,最开始隐藏在眼睛里的忧郁也一扫而光,显得愈加的美丽。

    “你和沈先生?”

    “欢迎你到我们家里去作客,顺道看看我们的孩子。”

    顾千寻说完,羞涩地笑了笑。

    沈逸弦顺手搂住了顾千寻的肩膀,“你的那一位呢?”

    helen只是笑,而此时却从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千寻,你怎么在这儿?”

    原来这个人就是苏沐笙。

    几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开始感慨这个世界还真小。

    从进来之后,苏沐笙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helen,即便是温文儒雅的苏沐笙的脸上都露出了爱慕和倾慕,以及思念等多种情绪。

    顾千寻和沈逸弦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呃,阿笙,你也是在环游么?”

    苏沐笙笑了笑,却没有回答顾千寻,倒是沈逸弦接着说道,“我想,你是在找人吧?”

    苏沐笙的脸色有些窘迫,却听见helen笑着说道,“呃,对不起,我今天约了一个客人,所以我可能要先走了。”

    苏沐笙却猛然间站起身来,伸手拦住了helen。

    “你明明知道那个客人是对你有意思才叫你的,你为什么要答应?”

    “为了旅游的费用啊。”

    helen回答的干脆利落。

    “钱,我可以给你啊。”

    苏沐笙有些紧张,他找人调查过那个男人,有几个钱,就开始在外面乱来,而且据说只要是进了他们家的人,出来的人都已经不完整了。

    “可是,苏沐笙,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钱呢?”

    “你嫁给我,成为我的老婆。”

    几个人,唯独helen苦笑了一声。

    “你想清楚了么?”

    苏沐笙使劲地点头,像是一个孩子一般牵住了helen的手臂,“这么久以来,你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么?”

    helen笑了笑,“steven,你一直都说这是巧合,那我应该怎么反驳你呢?”

    “可是……”

    苏沐笙的脸色愈发窘迫了起来,整个人胀·红了脸,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我喜欢你,helen。”

    苏沐笙说了出来,只觉得浑身舒服了不少,却不曾料到helen却突然之间哭了。

    眼泪顺着脸颊开始慢慢地落下来,划过了脸颊,落入了嘴唇。

    有些酸涩。

    自己等待这句话,等了这么久,可是真正得到这句话的时候,helen才知道其实自己在等的不是一句话,而是这个人的那份情。

    苏沐笙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沈逸弦附在苏沐笙的耳边说道,“喂,亲一个啊。”

    苏沐笙被沈逸弦一推,整个人一个向前直接将helen搂在了怀里,顺势就死死地抱住了helen。

    “嫁给我,好么?”

    helen却只是一直哭。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苏沐笙,有时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反而会让人手足无措了。

    “我……”

    她有些惊惶失语了起来。

    “我想考虑一下。”

    苏沐笙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却还是低头吻了吻helen的额头,“我愿意等你。”

    最后顾千寻和helen两个人先会别墅了,留下了苏沐笙和沈逸弦两个人坐在酒吧里自斟自饮。

    “你和helen两个……”

    倒不是沈逸弦八卦,只是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坐着,着实有些怪异。

    “自从你们走了之后,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感情,一直以来,我都想要保护千寻,到现在也是,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个就是喜欢,这个就是爱情。”

    苏沐笙端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

    “可是,当我看见helen出现在和别人相亲的地方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浅薄,其实,她一直都在我的心里。只是因为,一转眼就可以看见,一伸手就可以得到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我们一辈子都在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忘记珍惜自己所有的了。”

    沈逸弦看着苏沐笙,无声地笑了笑。

    “嗬,没有想到你……”

    “那你呢?”

    苏沐笙反问了一句沈逸弦。

    沈逸弦笑了笑。

    “我打算给她一个惊喜,你可不能告诉她哦。”

    …………

    苏沐笙和helen两个人在这个城市停留了下来,一方面是为了沈逸弦的那个秘密,另外一方面,苏沐笙想要确定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阳光晴好。

    沈逸弦出门之前对顾千寻说道,“我今晚可能晚点儿回来,你不用等我。”

    顾千寻正在惊叹的时候,就接到了helen的电话。

    等到顾千寻赶到helen所在的店面的时候,才知道原来helen逛得是婚纱店。

    “你怎么想到到这个地方来了?”

    “我想,我和steven之间……”

    话只说了一半,顾千寻自己会脑补后面一半。

    “对了,我想试一试婚纱,你也帮我试试吧,这么多,我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试完。”

    顾千寻本想拒绝的,但是看见helen一脸恳求的样子,只得点头答应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服务员给自己的那件婚纱会这样的漂亮。

    小抹胸长裙摆的设计,而腰身处却是紧紧地收敛了起来,刚好凸显了身材,而长裙摆上只是简单地绣花,低调却又凸显了奢华,最重要的是,在腰身处的蝴蝶结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蓝宝石。

    耀眼而又炫目。

    “我还是不要了吧。“

    “不嘛。我觉得你穿上肯定好看,试一试了。”

    顾千寻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自己都惊呆了,整件婚纱就像是为了自己量身定做了一般,将自己包裹地完美而又不显一丝累赘。

    “真漂亮啊。”

    这样一来,在身后的helen身上的那一件婚纱,倒像是伴娘服了。

    顾千寻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却不曾想到helen拿起了电话,“什么?沈逸弦受伤了?”

    顾千寻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紧张地看着helen。

    “好,我们马上过来。“

    说完,helen就牵起顾千寻的手朝着外面奔去。

    “快,沈逸弦受伤了,据说很严重。”

    顾千寻的心都已经飞远了,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慢慢的轻飘飘了起来。

    等到顾千寻下车的时候,她更加是惊呆了。

    一大片的绿色草地,满眼都是粉红色的气球,而每一个气球上面都有一张照片。

    而照片无一不是自己。

    或笑,或皱眉,或奔跑,或在他的怀中。

    一路走,心却一路在奔涌。

    那些情绪,那些回忆开始从脑海深处蹦了出来,再也抑制不住。

    自己和沈逸弦相识相知相恋的情景都被展现了出来。

    顾千寻拖着裙摆一路向前。

    她已然明白了,其实沈逸弦并没有受伤。

    音乐响了起来,他从草坪深处走了出来。

    一身黑色的西装将他的身子包裹了起来,没有一丝多余,也不曾少一分。

    幸好,他没有受伤。

    这是顾千寻现在心中唯一的念头。

    沈逸弦朝着顾千寻伸出了手去。

    顾千寻刚刚将手搭在了沈逸弦的手上,远处就掉下来一条横幅。

    “顾千寻,我爱你。”

    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语,而沈逸弦轻轻地在顾千寻的耳边重复着。

    “千寻,你愿意嫁给我么?”

    “我不是已经……”

    “不,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礼,你愿意么?”

    顾千寻紧紧地盯着沈逸弦,两个人的眼神在空气中相遇,激荡出激烈的火花,却又在下一秒变成了焰火,在空气中散列了开去。

    “喂,亲了,亲了。”

    helen看着场上的两个人,手中的捧花被被她捏到有些变形了。

    岂料,身边的苏沐笙却是将helen的身子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掰,“我也会!”

    说完,就朝着helen的嘴唇上吻了上去。

    气球在那一刻被人间断,全部飞升了上去。

    “亲爱的,爱你一生一世。”

    音乐还在响起,两个主角却深深地吻着,而另外一边,苏沐笙也不顾helen的反对,直接强吻。

    却不曾想,在下一秒,helen反被动为主动了,苏沐笙的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看来沈逸弦的主意没有错。

    风,吹起摆了一地的花朵,清香四溢。

    全文完。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