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六与靖漱番外十五

    “娘娘,那位段姑娘去找汐月小姐了!”佳琴喘着气说道,因为走的急,吐出一阵阵的白雾。

    “她怎么又去找汐月了,难不成一出没完,还连着一出不成?”骑牛哼笑了一声说道:“行了,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那段馨瑢也不至于把汐月吃了,不过是刺激两句,还不晓得洛南柯的态度呢,那段馨瑢也不嫌嚣张的太早了一些,洛南柯回来了吗?”金鎏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在这斗来斗去,却不知道那个让她们争的头破血流的男人的态度,真是够有意思的。

    佳琴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又在火盆边烤了烤才走近金鎏的身边道:“倒是还没有听到消息,想来还没有回来,只是汐月小姐那里,娘娘真不去看一眼吗?奴婢瞧着段姑娘进去,然后又听见汐月小姐生气的声音,这才忙不迭的跑回来跟你说的!”

    “汐月生气了?”金鎏问道,见佳琴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迟疑了一才站了起来,道:“这丫头真是沉不住气,有什么好吵的,算了,还是去看看吧,那丫头脾气也不小,段馨瑢还是个有功夫的,真动起手来,不用想我也晓得回事谁吃亏!”金鎏说着转头看了带着四皇子在床上假寐的秦之翦一眼,见他没有睁眼,料想他也听见了,没有阻止自己便是可以去的,也不再叫他了,带着佳琴走了出去。

    “四宝,你说你母后是不是太闲了,什么事都往身上揽了,咱们要不要给她找点事做……要不,给你添个妹妹,可好?”金鎏一走,秦之翦就睁开了眼睛,低头捏了捏睡在身旁的四皇子的小脸蛋,有些郁闷的说道,说完却笑了起来,虽然忙碌了一些,可是比起在宫里无所事事无精打采的金鎏,他倒是更加喜欢现在这样精神奕奕的她。

    秦之翦兀自打着小算盘,金鎏自然是不知道的,带着佳琴快速来到金汐月的门前,正好撞到一个人,扶着佳琴的手站稳身子才发现原来是洛南柯,转头看了一眼里朝这边看的两个人,挑了挑眉道:“大当家的可回来了。”

    “山有些事要处理,怠慢了皇后娘娘,还请皇后娘娘恕罪!”洛南柯拱手说道,态度倒很是诚恳。

    金鎏细细的打量了洛南柯一眼,暗想这人若不是落草为寇,愿意报效朝廷的话,以他的能力必定是能混出个模样出来的,只可惜听秦之翦的意思是他没有那份心,罢了,人各有志,连她这个皇后不是也不愿意当吗?虽然也已经当了好几年了……笑了笑道:“大当家的言重了,我和皇上原本便是叨扰在此,又有汐月招呼着,哪里有什么怠慢的,方才一问只是因为我命人去寻过大当家的,没想大当家的不在,正准备到汐月这来看看,大当家却回来了。”

    “娘娘寻在可是有事?”洛南柯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准备明日回去了,还有汐月……”金鎏故意看着洛南柯,“也打算跟我们一起回去!”

    洛南柯闻言眉头动了一,转头看了子里脸色不怎么好看的金汐月一眼,又看了看眼神闪烁的段馨瑢一眼,对金鎏道:“天色渐黑,山里的风会越来越大,娘娘有话不如进去说吧!”

    “也好!”金鎏就等着洛南柯的这句话呢,若是他什么也不说的放金汐月走,那基本上金汐月就不要抱什么幻想了,可是洛南柯留她,就证明他还是有话说的,现在就看她能说些什么了!

    金鎏刚随着洛南柯进了金汐月的子,段馨瑢便迎了过来,道:“师兄是刚回来吗,想必还没有吃晚饭的吧,正好你们有话说,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这就去给你准备饭菜去,我晓得你吃不惯外面的东西,让厨房在灶上热着呢!”说着跟金鎏行了一礼便准备往外走。

    洛南柯眉头皱了一没有说话,金鎏却在金汐月旁边坐来的时候开口唤住了她,“段姑娘请留步!”

    段馨瑢一愣,挤了一个笑容出来望着金鎏道:“娘娘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没有。”金鎏摇头望向段馨瑢,“不过有件事还是段姑娘在这里的时候说清楚比较好!”

    段馨瑢心一惊,不用想也知道金鎏想说的是什么事,意识的看了洛南柯一眼没有说话,金汐月却拉了拉金鎏的手低声道:“跟她有是好说的!”

    “不说清楚不是白走了,那不成真的给人家腾位置?”金鎏甩开金汐月的手,看了一眼低头不说话的段馨瑢,笑着道:“段姑娘,请坐!”

    段馨瑢虽然很想离开,可是金鎏发了话,又有洛南柯在场,加上她若是真转身就走,金汐月就一定会猜到她之前说的婚约之事是假的了,转念一想说不定金鎏并不是说这件事也不一定,一咬牙还是在洛南柯的左手边,金鎏的右手边,金汐月的对面坐了来。

    四方桌子一人一边,洛南柯看着金汐月,金汐月看着金鎏,金鎏看着段馨瑢,段馨瑢看着洛南柯,气氛有些诡异,最后还是洛南柯开口问金汐月道:“怎么突然就想着要回京城去了?之前也没有听你提起过。”

    “想回就回了呗!”因为段馨瑢说的事金汐月有些生气,看也不看洛南柯一眼说道。

    洛南柯的眉头皱了起来,金鎏瞪了她一眼道:“你这是什么口气,这么说大当家的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这些年你在山寨里,大当家的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的爱护着,怎么还越发的把你惯得没有规矩了!”

    金鎏的话很明白,金汐月不能和洛南柯这么放肆的说话,因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是把她当亲妹妹一眼爱护的人,既然是当亲妹妹,自然跟男女之事没有半点干系的,金汐月没有绕过弯来,洛南柯却听明白了金鎏的意思,眼神一暗没有说话,段馨瑢却高兴的差点笑起来,她没想到留来会听到金鎏说出这样一番话,忙笑着接口道:“皇后娘娘说的是,师兄对汐月姑娘的疼爱那是整个山寨里的人都晓得的,简直比亲妹妹还要疼,我还想着师兄这样的喜欢汐月姑娘,倒不如收了汐月姑娘为义妹才好呢!是不是啊,师兄!”

    洛南柯没有回答,转头望着金汐月,“你说呢?你要当我的义妹吗?”

    “不要!”金汐月想都不想的说道,撇了段馨瑢一眼,“谁要当你的什么义妹!”

    “为什么?”洛南柯接着问道。

    段馨瑢看了洛南柯一眼,觉得有些不对了,忙笑着问道:“是啊汐月姑娘,这么好的事你为何不愿意啊,师兄可真的是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的疼呢,虽然以你的身份师兄是高攀了一些,可是这么说师兄也是你的救命恩人,难不成你还嫌弃师兄?”

    “我……”金汐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了,她自然不是嫌弃洛南柯,可是让她做洛南柯的义妹,她是这么也不愿意的,以前没有认清自己对洛南柯的感情就罢了,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喜欢的是洛南柯,她怎么能甘心只当个义妹呢,想到这里金汐月就越发的觉得段馨瑢的笑脸可恨了起来,可是人家有定情信物,洛南柯又没有开口说喜欢自己,她这样贸贸然说出来,会不会真闹得自己没脸?以前追白小六,跟靖漱吵吵闹闹的时候,金汐月还不觉得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却不敢了,怕洛南柯真的只是把自己当妹妹,那她真是一辈子都没有脸见他了,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喝洛南柯见面,金汐月的心就疼了起来。

    金鎏一直注意着这三个人的神色,见金汐月一副没出息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想提着她的一领着从她大吼一句“你丫当年为白小六离家出走的勇气哪去了!”可是她最终还是忍了来,深吸了几口气转头望着段馨瑢恶作剧的道:“做不成兄妹,也能做夫妻嘛,不是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吗?”

    “你……你说什么?”段馨瑢果然被吓着了,连尊称都忘了,惊讶的望着金鎏问道。

    “没什么,我开开玩笑罢了!”金鎏送了耸肩说道,脚却被金汐月踩了一,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羞红,用愤恨的眼神望着自己,才嘿嘿笑了一,对洛南柯道:“结义之事就往后说好了,毕竟我们汐月也是有父母兄弟的,这么大的事自然是要和家里人商量一的,再说汐月的年纪也不小了,京中像她这么大的女子不是成亲就是定亲,只有她还没有着落,这回回去我二叔二婶定是要为她相看一户好人家的。”金鎏明显看到了洛南柯眼中的犀利,不过好在不是朝自己,而是朝低垂着头的金汐月,才又火上加油的添了一句,顺便把某人也送入坑里道:“不过大当家的和段姑娘大可以放心,你们二人成亲的时候,汐月作为受过大当家恩惠的人,那日一定会来喝杯喜酒的,就算喜酒合不上,人情也是会到的!”金鎏说玩,见段馨瑢望着自己,还一副我都知道了,你还想瞒着的样子咧嘴一笑对她眨了眨眼。

    段馨瑢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洛南柯的脸色一子难看了起来,转头望着金鎏道:“皇后娘娘何出此言,谁说我会娶师妹?”

    金鎏露出了一脸的惊讶,看了看脸色苍白坐立难安的段馨瑢,又看了看金汐月道:“不是段姑娘亲口跟汐月说的吗?说与大当家的有婚约在身,这次来就是要完婚的,难道不是吗?段姑娘,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金鎏说着故意望着段馨瑢。

    “师妹,请你解释一!”洛南柯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整个黑了来,他记得自己已经警告过段馨瑢,没想到她竟然还敢这么做,难道是他太心慈手软了吗?声音一冷道:“你最好解释清楚,要不明日我就送你去找师傅!”

    “我不要!”段馨瑢没想到洛南柯会当着金鎏和金汐月的面说要送自己出山,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她们自己实在说谎吗?金鎏也就算了,高高在上她不想攀也不想比,可是金汐月算什么,她那点不如金汐月了,为何师兄就是喜欢金汐月而不喜欢自己呢!知道事情已经瞒不住了,金汐月迟早会把自己说的话跟洛南柯说,所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伸手指着金汐月冲着洛南柯吼道:“你到底看上她哪一点,你非要选她不选我,我们师兄妹这么多年,难不成就抵不过你们这短短的三四年时间吗?你明明一直都晓得我喜欢你,你也很清楚我爹送我来,就是想要我们多多相处联系感情,想把我嫁给你,可是你却要喜欢这个女人,她哪点好啊,傻不说还不会武功,成天就晓得跟着山寨里的人疯玩,一点也帮不上你的忙,你为何一定要喜欢她!”

    洛南柯不说话,脸色依然难看,金汐月却有些傻了,愣愣的望着洛南柯,迟疑的道:“大哥哥你……喜欢……我?”

    金鎏是不知道洛南柯做过多少努力的,可是洛南柯心里清楚啊,看着金汐月这样懵懂的样子,他承认段馨瑢有句话说的对了,金汐月你是真的傻啊!忍不住对她犯了一个白眼道:“难道你到现在才晓得!”

    “你不说我怎么晓得!”金汐月张口说道,说完见洛南柯直直的望着自己,又羞涩的低头去,嘴角却高高的扬了起来,整个人高兴的就像要飘起来一样,大哥哥喜欢她,大哥哥竟然是喜欢她的……

    看着眼前的一对,金鎏也忍不住想送他们一对大白眼,可是不行啊,她是皇后,翻白眼多不端庄娴熟啊,她可是要母仪天的,轻咳了一声唤回了那两人心神才转头对段馨瑢道:“段姑娘,你也看到了,感情的事是不可以勉强的,看样子大当家的是喜欢汐月的,而汐月好像也不介意以身相许……”金鎏话没说完,又被金汐月踩了一脚,这次她狠狠的还了回去,又瞪了她一眼才接着对段馨瑢道:“所以还是请你自动退出吧,至于那块玉佩,想来也不是什么定情信物,你若是喜欢的话就拿着吧,我虽在宫中,也晓得行走江湖的不易,将来你若是有什么难处,也来拿来傍生不是。”

    “你……”段馨瑢的眼睛都气红了,最终要是没有敢和金鎏这位大秦的皇后叫板,转头狠狠的瞪着洛南柯道:“师兄,我会让你后悔的!”说完一子踢倒了身后的凳子,转身跑了出去。

    “不去追吗?”金汐月抬眼看了跑出去的段馨瑢一眼,转头瞪着望着自己的洛南柯问道。

    “不用。”洛南柯已经从金汐月的表现中看出了她对自己也是有意思的,脸上带笑的说道。

    “为什么?”金汐月追问道。“万一她一生气跑出山寨怎么办?她可是你师父的女儿,出了什么事你也没办法叫道不是?”

    “她不会那么傻的,况且山寨门口有兄弟守着,她若是真山了,会有兄弟来禀报的。”洛南柯开口说道,伸手却拉金汐月的手,想问问她是什么时候才发现也是喜欢自己的,却被金汐月一把拍了开来,朝旁边看了一眼,才发现金鎏还在这里,顿时觉得金鎏有些碍眼了起来,正想怎么改口才能把金鎏请走,金鎏就自己站了起来。

    “行了,新娘娶进门,媒人就赶出门是吧!记得,汐月还没进你们家门呢!要过二叔二婶那关,你们还有的愁!”金鎏说着站起身来,该做的她已经做了,剩的事就不是她能帮着办的了,她还是去看她的儿子和丈夫好了,慢慢的走了出去,顺便帮二人关上了房门。

    金鎏和佳琴刚走到拐角的地方,却听到旁边传来悉悉索索争执的声音,正好奇这大冷的天气有谁还在外面,就听道靖漱压抑低沉愤怒的声音道:“白小六,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已经跟了我一整天了,我现在要回房,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不做什么,我就想这样看着你。”白小六笑嘻嘻的说道。

    靖漱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猛然想起又是自己当初不顾一切追着白小六跑的时候跟他说过的话,登时气的眼睛都鼓了出来,“白小六,你能不能别学我说话,今儿个一天你学的还少吗?”

    “不少,不过我觉得你说的话很对,都是对自己喜欢的人说的。”白小六依然面带笑容,好像怕靖漱听不懂还好心的解释道:“你喜欢这么说,我喜欢,自然也想这么说了。”

    “你……”靖漱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咬牙切齿的喝问道:“白小六,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白小六默了,捏着巴想了想认真的道:“你若是怀疑的话,可是随时验货的。”

    靖漱的连瞬间红了起来,就是在漆黑的晚上也能看见黑了一层,她是真没想到白小六会这么厚颜无耻的,一咬牙抬脚往白小六的小腿上用力的踢了过去,在白小六的痛呼声中一扭身尽了自己的子,还好不客气的用力关上了房门。

    “哎哟……也真恨得心,哎,别关门啊,我还有话要说啊……”

    白小六可怜兮兮的在靖漱的门外敲着门,金鎏和佳琴主仆两个憋笑都快憋出内伤来了,快步走出一段距离才放心的大笑了起来,真没想到白小六还有今天,当初靖漱追着他跑的时候,他多潇洒的,说不答应就不答应,现在终于自食恶果了,该!

    “可是娘娘,你说靖漱会答应白六少爷吗?”佳琴还是比较善良的,笑完以后还记得关心一男猪脚的幸福问题。

    “你放心吧,靖漱原本就喜欢白小六,况且烈女怕缠郎,就白小六这样的纠缠法,只怕靖漱熬不过三天靖漱便答应了!”金鎏可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问题。

    佳琴闻言点了点头,嘻嘻一笑八卦了起来,凑近金鎏道:“娘娘,你说当年白六少爷也对你用这招,不晓得会不会有用……哎呀!”

    “找死了吧,连主子都敢编排了!让你家男主子听见,仔细你的皮!”金鎏没等佳琴说完就重重的在她头上敲了一,故意恶狠狠的说道,看来她真的是对这群小妮子太好了,连这样的问题都刚问出口。

    “奴婢知错了!”佳琴忙抱着头往后退了一步告饶的道,一转头却见秦之翦站在子门口,头皮一子紧了起来,怔怔的唤了一声,“皇……皇上!”

    “去吧!”秦之翦冷着脸说道,待佳琴退了开来,金鎏进了,才反手关上门一把抱住她问道:“刚才佳琴问的话你为何不回答?”

    金鎏一愣,笑了起来,扭过身子抱着秦之翦的脖子斜眼望着他道:“没想到堂堂的大秦皇帝也喜欢听壁脚,怎么,方才白小六和靖漱闹的那一出你也听见了?”

    “你别管我是不是听见了,你老实跟我说,若是小六当初也像对靖漱一样的对你,你是不是就投降了?”秦之翦执拗的揪着这个问题问道。

    “这个嘛……”金鎏仰头故作思考状,见秦之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道:“傻瓜,不管白小六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动心的,因为我的心里全都是你还有孩子们,可再也装不他了!”

    “真的?”秦之翦口中不信,嘴角已经扬了起来。

    “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金鎏用力的点头道。

    “那你证明给我看!”

    “怎么证明!”

    “再给我生个女儿!”秦之翦说着,在金鎏的惊呼声中把她抱了起来朝床边走去。

    “还生啊,万一,又生个儿子怎么办?”金鎏很头疼这个问题。

    “那就继续生!”

    “不要啊……”话音一落,子里传来金鎏悲愤的反对声……

    全文大结局,本来还以为要几天的,结果又没有估计准,一天就完结了,素素是不是很没用~不过好在写完了不是,嘿嘿,海华丝很有成就感的!

    至于新文,会在很快结档的,喜欢素素文的亲们不要走开哦,新的精彩马上送上!

    单击屏幕跳出设置窗口,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