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养成记8000+】完结章

    小公主还没看清楚抱住自己的是谁,从宇文如钺那边又跑来一个稍大点的男孩,他一把扯过还抱着小公主腿的那个女娃,老气横秋的说道:“妹妹你又不听话了,爹娘说过,见到了画像中的叔叔婶婶,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们。你总是抱着,谁去通知啊!”

    “当然是你通知!”妹妹甩开他的手,转身又抱住小公主,甜甜喊道:“公主婶婶,我是妹妹。”

    小公主仔细一看,这小女孩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样子,说话奶声奶气的,模样,与齐蓁蓁有几分相似。而那男孩,大约八岁,与原灵均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公主不记得原灵均和齐蓁蓁,但是宇文如钺画过他们的画像,所以她一看,就猜出,这应该是他们的一对儿女。

    宇文如钺离开德明侯府时,他们才刚成亲半年,忽然的,多出这么一对可爱的孩子,宇文如钺莫名的感动。

    “来,让如钺叔叔抱抱。”宇文如钺蹲下身去,他们便飞扑过去。

    明明从未见过面,却如此之亲。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亲人。

    小公主抿着嘴,默默的看着他们。她能理解,他们对宇文如钺的情感就像她对颜卿和阮依依一样,只是,她挺不高兴他们两个小娃蹭在宇文如钺的身上不下来。

    他的臂弯里,永远只能由她来享有。这是小公主在佛牙山得出来的结论。

    小公主不声不响的,把他们两个从宇文如钺的手里抱了下来,然后,拉开他的胳膊,环在自己的腰上。她把脑袋搁在宇文如钺的肩膀上,然后指着那两个小娃,很不客气的说道:“哥哥,妹妹,你们都要记住,如钺叔叔是公主婶婶的!你们谁也不许让他抱,否则……否则,嗯,公主婶婶会打人的!”

    妹妹年纪小,不能理解小公主这番话,只觉得她怪吓人的,哇的一声哭了。

    哥哥人小鬼大,猜出是小公主在吃醋,嘻嘻一笑,算是答应了。

    宇文如钺哭笑不得,但心里又有丝丝甜蜜。他喜欢看小公主吃醋,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毫不遮掩的表示出她不讲道理的占.有yu。

    妹妹的哭声,将原灵均和齐蓁蓁吸引过来。他们刚一走进,就看见了宇文如钺。

    原灵均激动的大叫一声:“宇文,是你嘛!我的天啊,你一点变化都没有!”

    齐蓁蓁挺着大肚子也跟着走了过来,她见宇文如钺和原灵均抱在一起,跟孩子似的又蹦又跳,含蓄的笑了一下。

    小公主就站在他们的身边,她像一个旁观者,静静的看着他们在兴奋。

    期间,宇文如钺也曾经捎过话回来,齐蓁蓁知道,小公主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们的,所以,她看见他们的时候,没有过多的反应。

    “小公主,我是蓁蓁姐。”齐蓁蓁见小公主还是那样的小,十年的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就算是在黑夜之是,她的柔美仍然是这样的明艳动人,她的冷漠,看上去,都是一种风情。

    小公主寻声望了过来,她很惊讶,齐蓁蓁那高高隆起的肚子。

    “哦,这是我们的第三个孩子,五个月了。”齐蓁蓁急忙解释。

    其实,她有了一儿一女之后,不想再生了。但是文姒夫人喜欢孩子,原伯庸也觉得侯府太大人又太少,所以都对她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多多努力,再生几个热闹一下。

    原灵均是孝子,与齐蓁蓁商量之后,才决定再要第三个孩子的。

    小公主在佛牙山见过怀孕的动物,她知道人怀孕了也一样会大肚子。但是,齐蓁蓁的脸,和画像中一模一样,身材却变形了,小公主略微花了些时间,才慢慢的接受了齐蓁蓁现在的模样。

    宇文如钺见小公主与他们见面,还是有些生分,他赶紧上前搂着她,问:“是不是觉得不自在了?如果累了,明天再去见爹和娘亲吧。”

    “嗯,明天见也是见,不如今晚见了,再睡个痛快觉。”下山前,颜卿再三交待过,到了山下不比佛牙山,要懂礼貌,要入乡随俗。

    小公主虽里不应,但心里是清楚的。她也心疼宇文如钺,知道如果自己不够配合,他也会难做。

    原灵均和齐蓁蓁见小公主愿意去见文姒夫人他们,赶紧打发这两个孩子去通传,他们陪着小公主,一路往清心阁去。

    齐蓁蓁担心小公主还是不能适应这里,快速的,挑了些重要的事情告诉她。

    比如,文姒夫人和原伯庸收到颜卿的药丸之后,返老还童,一点变化都没有。比如,文姒夫人特别想念小公主,尘微堂一直保持着他们当年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比如,他们虽然容貌未变,但毕竟是长辈,是老人,看到小公主,肯定会比较激动。

    齐蓁蓁絮絮叨叨的说着,越说自己越紧张。原灵均悄悄的扶着她的腰,握住她的,冲着她笑了一下。

    齐蓁蓁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婆妈。她尴尬的望着宇文如钺,小声问他:“万一……小公主太冷漠了,我怕……会伤了娘的心。”

    “放心吧,有我在。”宇文如钺心里也没有谱,但他觉得,小公主心底善良,就算她忘了文姒夫人的一切,再见她时,也仍然会有感激之心的。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清心阁。

    文姒夫人和原伯庸听到消息之后,早已经站在门外眺望。

    宇文如钺牵着小公主缓缓走了过去,宇文如钺在文姒夫人和原伯庸面前跪下双腿时,小公主犹豫了一下,但她还是配合的,也跟着跪了下来。

    “孩儿不孝,让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担心了!”宇文如钺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

    小公主犯愁了,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磕头。

    就在她纠结之时,文姒夫人扑通一下跪在他们面前,抱着宇文如钺和小公主失声痛哭起来。原伯庸在旁边怎么拉也拉不起来,最后也扭过身去,悄悄的抹泪。

    十年,宇文如钺走了整整十年。就算原灵均和齐蓁蓁孝顺听话,也弥补不了宇文如钺。

    文姒夫人不知道他何时才能回来,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他回来的这天。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却没想到,经过了十年的思儿之苦,她终于见着了宇文如钺。

    而且,他还把小公主给牵回来了。

    “哎呀,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抱着孩子哭,太不像样的。”原伯庸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不这么想。他是男人拉不下面来,否则,他也会抱抱。

    文姒夫人已经是哭得一团,她才没有空理原伯庸。宇文如钺含着泪,小声的安慰着文姒夫人。

    小公主呆呆的跪在他旁边,见宇文如钺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文姒夫人身上,不禁又吃起醋来。她伸手拉着宇文如钺的胳膊,不解的问他:“钺哥哥,我们要跪到什么时候才能起来?”

    “看我这个老糊涂,都忘了你们还跪着!”文姒夫人不以为忤,赶紧的先把小公主拉了起来,宇文如钺也跟着起来,上前扶着文姒夫人,原灵均扶着原伯庸,回到清心阁话家常去了。

    他们说的,有大事有小事,有重要的事也有无聊的事。

    小公主一点都不厌烦,乖乖的坐在旁边认真的听。

    在佛牙山山洞里修行时,只要有空,宇文如钺就跟她讲故事。他说的,大多是她在德明侯府发生的事,当然,他也有意的,说了许多许多许多有关于文姒夫人他们的故事。

    现在,文姒夫人他们所说的,都是小公主曾经听说过的人物。她觉得,比起她刚才哭的样子,她讲故事时,更好看。

    宇文如钺注意到小公主很喜欢听他们说些八卦,无论大事小事,她都听得认真。他知道,这是她了解这个陌生世界的一个方法和渠道,所以宇文如钺暗中冲着原灵均使眼色,让他多挑些话头出来,好让文姒夫人和原伯庸发挥,也可以让小公主听得过瘾。

    一家人,围炉畅谈,竟无人有困意。

    不知不觉,金鸡叫响,天边鱼肚白,屋里仍然兴意盎然。

    只有齐蓁蓁和她的两个孩子,熬不住,已经在里屋睡了一觉。起来时,见他们还在聊,赶紧的招呼金环送来了早点。

    金环见到小公主时,也好好的哭了一回。

    这次,小公主终于给了点反应。金环激动的,拉着她的手,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许多话。

    小公主不知道,屋外,已经排起了队。大家都在等着小公主出来,看看她,跟她说说话。

    宇文如钺侧头往外面一看,黑压压的,德明侯府里九成九的人全都守在下面。

    宇文如钺有些担忧的看着小公主,突然的让她见这么多人,怕会有压力,让她不能适应。

    “娘亲,不如让小公主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宇文如钺打断了金环还没有表达完的思念之情,向文姒夫人建议。

    文姒夫人也知道,外面全是人,她了解宇文如钺的担忧,连忙点头答应:“好好好,你们就在对面睡吧,明天再去尘微堂。小公主,对面就是你小时候曾经住的房间,想不想去看?”

    小公主大大方方的拉着宇文如钺的手,点头应着:“钺哥哥在哪,我的chuang就在哪!反正我也是睡在钺哥哥身上的!”

    “咳咳!”原伯庸突然发出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声,他听到小公主的话之后,吓得自己呛着自己了。

    文姒夫人怕他唐突了小公主,悄悄的踩了他一脚。原灵均和齐蓁蓁默契的对望一眼,含蓄的笑笑,觉得宇文如钺很幸福,终于追求到自己喜欢的女孩。

    小公主见他们一屋子的人,都表露惊吓之色,不解的望着宇文如钺。他正窘窘的看着她,但脸上,还是幸福的微笑。

    “我说错什么了吗?”小公主问他。

    宇文如钺没有急着解释,他拉着小公主进了对面的屋子后,关上门,才告诉她:“以后,只要是关着门,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所有的事,都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懂了吗?”

    小公主眨了眨眼睛,想了想,又问:“别人,包括爹和娘亲吗?”

    “对,无论是谁的爹和娘亲,都不能说。”

    “关了门的事不能说……那没关门的事就能说喽?”小公主举一反三,边说边猜:“咱们在佛牙山上,山洞里没有门窗……我们睡花*,泡药澡,luo游luo抱,这些都能说喽!”

    宇文如钺腿一软,险些摔倒。

    山洞里发生的事,虽然没有实质的内容,但随便一件,假如说出去,都会让其它人激动的流鼻血。宇文如钺可不想一回家,就让全沂城人都知道了他的“*韵事”。

    “不行,这些事都不许说,明白了吧!”宇文如钺再三交待,小公主不明白为什么,但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宇文如钺看搜肠刮肚的把一些注意事项都交待给小公主,逼着她睡着前,必须熟记熟背。小公主难得的没有发脾气,像刚读书的小孩一样,不停的熟背了这些注意事项,才沉沉睡去。

    小公主这一觉,竟然睡了三天三夜。宇文如钺也没敢出去,因为只要他一把小公主从身上弄下来,她就会醒。只要她在睡,他就必须陪着睡。

    文姒夫人和原伯庸急得差点要踢门进来,原灵均和齐蓁蓁劝慰着,说他们现在不再是普通人了,所以不要太过担心。

    文姒夫人这才安心,静静的等了三天三夜,小公主和宇文如钺才懒洋洋的从房里走了出来。

    “哎呀,你们没事就好。”文姒夫人小声说着,她热情的拉着小公主,要带她去吃饭。

    小公主望着满桌子的饭菜,都提不起劲来。她在佛牙山就没有吃饭的习惯,修行时,更加不用进食。但宇文如钺仍然保持着这个习惯,小公主见他吃得香,这才拿起筷子,挑了些菜,随便吃了两口。

    “乖……小公主,吃不惯吗?”文姒夫人一见她没食yu的样子,就好象看到了她小时候,忍不住的想叫她乖乖。

    小公主一听,放下筷子,嘻嘻笑道:“钺哥哥说,我小时候叫乖乖呢。娘亲如果想叫我乖乖,一样的。”

    “好好好!乖乖真乖!”文姒夫人真想把她抱在腿上好好说话,就像她小时候那样,乖乖的坐在她的膝盖上,认真的听她说每一句话。可是现在不行了,她长大了,文姒夫人满腔母爱,只能全部的放在原灵均的孩子身上。

    不过,小公主的出现,还是让她的母爱满溢。

    “乖乖,娘亲问你,你在佛牙山……”

    “过得怎么样”这五个字文姒夫人还没有说出来,小公主就立刻直起腰杆,很肯定的回答道:“娘亲,我是不会告诉你我在佛牙山的生活的!”

    “为……为什么!”大家都很错愕,包括宇文如钺。

    小公主摇头晃脑的指着宇文如钺说道:“钺哥哥特地交待过我,我们在山洞里做的所有事,都不能说!”

    宇文如钺和小公主单独在山洞里闭关了五年,也难怪文姒夫人一问她佛牙山的生活,她就本能的拒绝不说。她的脑子,全是她和宇文如钺单独相处的那五年。

    既然宇文如钺特地的交待过,不能说**,她就坚决不说。

    所有人听完了小公主的解释之后,全部笑喷。

    宇文如钺狼狈不堪的,只能低头吃饭。

    闹了这出笑话之后,大家的关系更加融洽。慢慢的,小公主也适应了德明侯府的生活。

    宇文如钺几乎没有再修行,尽管他已经放弃了小侯爷的生活,但他仍然是德明侯府的小侯爷。他的归来,引来了不少各方面的客人,德明侯府客人接踵而来,络绎不绝。

    宇文如钺没法像在佛牙山那样,没日没夜的陪着她。他必须分身去应付这些客人,他怕小公主会寂寞,交待齐蓁蓁他们好好陪着她。

    可是,无论谁陪着她,小公主都是闷闷不乐的。

    沂城不是佛牙山,尽管宇文如钺多次提醒过她,并且让她做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可是,每天早晨醒来都不能看见宇文如钺,想他的时候不能抱着他撒娇,游泳的时候不能与他如鱼般自由,种种的种种,都令小公主行走在崩溃的边缘。

    “我要回佛牙山去!”终于,一个月后,小公主爆发了。

    她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来,她坚持要回去,就连文姒夫人都没有办法把她留下来。

    “这可怎么办!”文姒夫人急得团团转,宇文如钺被急令叫去了国都,尽管他能御风前行,但他们不会啊,没人能把消息传给他。

    宇文如钺承诺过,当天就会回来,陪小公主一起看月亮的。

    可是,等他回来看月亮,小公主可能已经到了佛牙山,自己一个人坐在树杈上看了。

    齐蓁蓁捧着大肚子,也发愁:“娘,小公主她已经气得在跺脚了,说早知道下山来宇文如钺不会陪她,她宁愿待在山上在洞里哪都不去。媳妇拦不住她,金环正拉着她想分散她的注意力,可是,拖不长时间啊!”

    原伯庸和原灵均都外出处理公务去了,整个府里全是女人。

    文姒夫人急得快要疯了,谁都知道小公主是宇文如钺的命根子,她如果跑了,宇文如钺肯定不会留在这里。文姒夫人盼了十年才把儿子盼回来,还把这个宝贝女儿也给盼回来,才待了一个月就跑走,这不是要文姒夫人的命啊。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时,金环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

    “夫人,少夫人,不好了!”金环上前,附耳轻语:“小公主……她,她突然来了葵水!”

    文姒夫人开始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听到金环这么一说,不禁有些责怪金环:“乖乖已经过了及笄之年,来葵水有什么奇怪的?”

    “夫人,不是金环奇怪,是……是小公主奇怪……”金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带着文姒夫人和齐蓁蓁来到了尘微堂,只见平时活泼乱跳的小公主正静静的坐在chuang沿边,双腿紧紧的并扰,看上去,她很紧张,也很害怕。

    齐蓁蓁瞅了两眼,自言自语:“小公主不会是……不知道葵水是什么吧……”

    “为何这么说?”文姒夫人不解。

    齐蓁蓁则觉得这个很有可能:“听宇文说过,小公主是天生天养。她爹和娘只要她开心,随便她,从来不给她灌输那些知识。宇文说她连男女有别都不懂……她不知道葵水是什么,也不稀奇。”

    “确实,乖乖她跟别的女孩不一样。她懂的,我们不懂,我们懂的,她不懂……”说着说着,文姒夫人有了主意。

    她一提裙摆,慢慢的走了进去。

    小公主正束手无措的坐在那里。刚才她闹着要走,金环扯着她不放,忽然的,肚子一疼,就感觉到一股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她伸手一摸,竟然是血,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金环跑走了,她才敢把自己清洁干净,重新换上了新衣裳,然后坐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文姒夫人的到来,让她安心许多。

    “乖乖,娘亲告诉你,你流血,是因为你生病了。你这病,要等钺儿回来才能治好,你听话,不要走了,等今晚钺儿回来让他给你看了病,再回去吧。”文姒夫人唬人的本事,一年胜过一年,小公主也知道自己有*症,从阮依依那遗传来的,但她不知道,自己的*症,会在她第一次来葵水时,自动治愈。

    都怪颜卿和阮依依,只顾着自己玩乐,全然没有尽到做父母的义务。什么都不跟她,让宇文如钺来照顾她,可是宇文如钺毕竟是个男人,怎么好意思跟她说这些,只能藏着掖着,然后,让文姒夫人有机可趁。

    小公主不信颜卿治不好她,但她也担心自己在回去佛牙山的路上,血会流得更多。

    她听从了文姒夫人的建议,平躺下来,静静的等着宇文如钺回来。

    宇文如钺刚回到府里,就听到了小公主长大成人,来葵水的消息。从未见过谁把别人来葵水的事看得这样开心,宇文如钺低调的,低头头走进了尘微堂。

    文姒夫人和齐蓁蓁好奇的蹲在墙角,想偷听里面的动静,却不知,宇文如钺早已布下结界。

    结界里,一个清池,小公主终于如愿的在里面畅游。

    清水带走了她的葵水,也缓解了她的疼痛,宇文如钺的陪伴,让小公主的心情好了许多。

    玩痛快了,小公主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文姒夫人骗了。

    “钺哥哥,我是不是太没用了,连葵水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笨,你可以和世间所有的生物沟通交流,你能看懂云朵的形状,读懂花的语言,你能自由的和动物交流……你只是,见了太少的人,所以暂时不能理解身为人的一切。”

    小公主瞅着他,好象在考虑他刚才这话的真实性,和背后的含义。不过,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名堂来,索性不想,继续开心的在水里游泳。

    “钺哥哥,我要天天泡在这里。”

    “好。”

    “你不许出去了,你陪我。”

    “好。”

    “你没骗我?”

    “这次去国都,就是为了把所有的事解决干净。现在回来了,就不再出去应酬了,可以天天的陪着你。”宇文如钺神色略有些疲惫,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可以像在佛牙山一样陪着她,他也兴奋许多。

    小公主开心的在水里翻滚了几下,围着宇文如钺痛快的游了几圈。

    宇文如钺果然没有食言,这三天,他整天的粘着小公主,形影不离。三天后,小公主干净了葵水,更加的活泼,不再拘束于尘微堂,在德明侯府里上蹿下跳的,仿佛回到了她的小时候,各种开心。

    小公主开心了,宇文如钺也开心了。宇文如钺一开心,整个德明侯府都明媚起来。

    原伯庸站在文姒夫人的身边,见她大半个身子都往外倾,居高临下的望着在花丛中蹦哒的小公主,赶紧的把她拉住,小声问她:“你别为老不尊的,偷窥孩子们。”

    “昨儿乖乖说,府里所有的花朵都夸我漂亮,就连水里的鱼儿都说没见过比我更漂亮的老人家……伯庸,你看,乖乖的嘴多甜啊!”

    原伯庸一听,笑了:“前天,乖乖还说,天上的云朵夸我是文曲星下凡呢。说每次我一给你读情诗,它们就会害羞的躲起来。我就奇怪,每回夜晚无论阴天还是雨天,只要我一念诗,月亮就出来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两人正乐呵着,原灵均扶着齐蓁蓁也上来凑热闹了:“大前天,小公主一搭蓁蓁的脉,就很肯定说是个男孩,连画像都画出来了。这孩子,长了我们两人的优点,真的很漂亮呢。”

    “小公主还替我算了算,说我还能再生……两个。”齐蓁蓁羞红了脸,小声说道:“下面两个,都是女孩……”

    “好好好!我们原家,香火鼎盛啊!”原伯庸正准备哈哈大笑,原灵均悄悄的踢了他一脚,指了指文姒夫人。

    原伯庸最开心的事,正是文姒夫人最愁的事。

    原灵均有一百个儿子,也都姓原。文姒夫人多么期望着,宇文如钺能和小公主生个娃出来,只要他们肯生,文姒夫人就是做梦,也会笑出声。

    小公主正靠着宇文如钺,坐在湖边,看着湖面上成双成对的天鹅。

    她离开德明侯府后,文姒夫人舍不得那宝音馆里的动物,继续养着。

    十年了,有些死了,有些老了,有些繁衍生息,很是壮大。

    那些动物,被小公主养得颇通人性。后来,文姒夫人索性将他们放生,可是,他们都不肯离开,整天在侯府里转悠。

    时间一长,侯府的人也把它们当成了家庭成员,让它们随便溜达。

    湖面上的天鹅,就是小公主当年养的不知第几代的子孙了。他们自由自在的在湖面上游着,交颈而眠,很是温馨。

    文姒夫人他们的话,小公主全都听到了。

    她抿着嘴,吃吃傻笑。她终于发现,自己会的东西,有着这样的神奇效果。她现在成了侯府的神算子,不管是谁,有事都会来求她算算,她无所谓名和利,但能帮助别人,她很开心。

    宇文如钺搂着她,与她说了几句闲话。

    忽然的,他也听到了文姒夫人在感叹他们还不生子的事。宇文如钺紧张的望了一眼小公主,见她也在侧耳倾听,不禁笑了。

    “钺哥哥,我记得你在佛牙山说过,等我来了葵水,我就可以……可以……”小公主羞涩的,就不下去了。

    宇文如钺收紧了双臂,恨不得把她揉进了自己的骨髓里。

    “你想吗?想做娘亲吗?”他问她。

    小公主抬头看他,她在德明侯府生活的这段时间,她已经熟悉了这个陌生世界的一切。她知道,这里的娘亲,和阮依依完全不一样,生了,要喂奶,要把屎把尿,要喂食,要整天带着小孩玩。

    总之,这里的娘亲,比阮依依当娘亲,辛苦多了。

    小公主抿着嘴,想了许多。她觉得,当不当娘亲,应该顺其自然,听天由命。

    尽管,她能算出,自己有多少孩子。

    宇文如钺并不逼她,她葵水的日期,他记得清清楚楚。只要她不点头,他不会勉强她。

    “我们,回尘微堂吧。”宇文如钺提议。

    小公主不解:“在这看天鹅,不是更好玩吗?”

    “回去……”宇文如钺在她的耳边,轻声低喃。

    小公主听懂了,红着脸,垂着头,用手肘,轻轻的捅着宇文如钺的腰。

    可是,当宇文如钺抱着她往尘微堂走去时,她没有拒绝。她也很期待,期待着,宇文如钺承诺过的,要给她的,世界最美好的,最快乐的事。

    结界里,她终于体会到了,为何颜卿和阮依依在一起必须布结界的苦心了。

    幸福生活的大门,早就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启了……

    小公主终于完结了,给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希望大家喜欢。懒龟的新文《医不做,尔不休》还等着你们来收藏留言哈!

    ()

    单击屏幕跳出设置窗口,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阅读。